我所说的自由,就是不被任何人所期待

我所说的自由,就是不被任何人所期待。

这句话第一次看到,是在朋友圈里面,一个大学同学所写,当时看着这句话,就思考了很久,因为它符合我的状态,亦或者说它符合很多过的不如意的人的状态。

小时候,家里很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家的经也不好念,老一辈人的事情,很多不得已,爹妈只得带着不过一两岁的我离开农村老家,搬到小县城里,在边角旮旯的地方租了一间土墙盖起的房子,相信很多人都没住过那种老房子了,用泥巴混合稻草垒起来的,一下雨屋里到处都得拿着碗盆去接水,那时候的房租我记得应该是一年三百,在这种房子里一住就住了七八年,直到小学四年级才搬走。

那时候爹妈也是苦啊,老家种的地,到了农忙爹妈就得骑着自行车来回奔波,农闲时就去农贸市场等各种地方打工挣钱。

记得我妈不止一次跟我说过我两三岁时候的一件事,那天爹妈在地里干活,干着干着下起了大雨,农活没干完,也没有伞,走不得,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并没有老人给看孩子,所以爸妈只能把我带到了地头,他们在地里忙活,我就在地头等着,他们冒雨干着活,我就冒雨在地头等着,年幼的我,淋的浑身湿透,却也不哭不闹。

还有一次,我还有那么点印象,有个什么亲戚给我家送了一箱方便面,记得小时候能吃一包方便面都是挺奢侈的事情,我就很开心的和表哥他们取开干啃了起来,啃到一半的时候我妈发现方便面过期很长时间了,她就把方便面从我们手里抢了过去,说过期了太久了不能吃了得扔了,表哥他们很听话自觉的不再索要,只有我不断哭闹,非要把那半包吃完,我妈就对我不断训斥,以为是我嘴馋,才会哭闹,实际上年幼的我潜意识里想的是浪费,我哭着就说道:「别浪费,还能吃,你给我。」

我妈当场就心酸的掉了眼泪。

是两岁左右时候吧,我妈阑尾炎,要动手术,我爸一边要忙农活一边又要照顾我妈,根本顾不上我,不得已只能把我送到姥姥家,让姥姥看我一段时间,不要问爷爷奶奶为什么不看这些问题,因为这就是我不愿提的那本难念的经。

在姥姥家一住就是半个多月,期间我爸看过我两次,我妈由于身体各方面原因,没有来过,后来听我姥说,我每天都可乖了,才两岁的孩子啊,根本不哭不闹,到了睡觉的点,自己翻个跟头叫一声姥姥我睡了,就去睡了。

直到半个多月后,我妈好利索了,她骑着自行车来姥姥家接我,我当时正在开心的玩着什么东西,一扭头看到了她,瞬间没了动作,也不说话,就愣愣的看着她,小嘴一咧,就哭了起来,还不是那种嚎啕大哭,而是受了委屈后的憋屈流泪。

这些事情很多事情大多都是我妈后来一次次的讲给我听的,她说每想起来我小时候这些事情,就觉难受,对我很亏欠很愧疚,所以在我上了初中之后,爸妈开始做起了小生意,家境渐渐好了,她总想着能加倍补偿我。但每次我想起她说的这些事情,反而自己觉得很愧疚很心疼,哪有父母舍得让孩子淋雨,吃过期食品,放在别处半个月不见?不都是让生活给逼的吗。

话说回去,其实小时候的事情大多都记不得了,而且所处的环境就是那般,没看过山外的世界,没体验过有钱人家的孩子是怎样的生活,所以从没觉得过的苦或是如何,反而觉得住在那泥草屋里的日子很怀念快乐,但是现在再让我去住在那种环境里肯定住不来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嘛。

正是由于父母对我的歉疚,而且我们总是说孩子是父母希望的延续,他们所没法实现的理想愿望,总是希望孩子能来完成,不要重蹈他们的覆辙,所以他们对我百般好。

再加上家庭因素,我爸妈从小就希望我能出人头地,几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我头上,所以他们就决定不管自己过的再苦再累,也要给我最好的教育,学前班开始就费进周折把我送到县里最好的学校,小学三年级,县里成立了个可以说是当年的贵族学校,教育条件教育资源教育环境都是极好的,当然学费也贵出了不止几倍,那时候他们宁可自己挨饿受冻,不舍吃好的不舍买新衣,也要让我受到最好的教育。

所以我应该算是从小就在这种被期望的状态下长大,父母如此辛勤,哪怕自己不吃不喝,也要让我受到最好的教育,耳濡目染长此以往,自己就觉如果不好好学习将来无法出人头地就对不起父母对不起亲人,这种状态时间长了总会给自己的心理带来更深远的影响,就像那些被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孩子,压在他们身上的期待值太高,以至于心理发生着潜移默化的所谓压抑的东西,比如自卑,比如强迫症,比如自我怀疑,比如伤春悲秋,比如杞人忧天,这类等等负面的心理情绪。

小时候的我也算不负期望吧,学前班,学校选拔训练对珠心算有天赋的学生,寥寥几人,我是其一,而且在市里的比赛里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也是从那时起,姥姥村里我们村里甚至亲戚什么的周边村落都知道我脑子灵光,学习超棒,俨然夸成了小神童,甚至还时不时给我出一堆算数题,他们拿计算机算,我用心算,来比赛,最终他们拿计算机算的结果还算不过我,这让他们啧啧称叹。

也是从那时起,「学习好」这顶帽子就扣在了我的头上,父母对我的期望和培养更是更上一层楼。

大家都知道伤仲永的故事,我可能就有些走了文章中那方仲永的老路,渐渐归于平淡,初中时成绩依旧还是比较出众,到了高中,还在上游属于学习好的那批人里面,只是不再那么出众,本身我们县的教育水平就跟不上,多少年都难出一个清华北大,一本的学生整个县一年都没有多少个,那年高考,成绩在全校排名还算靠前,但也只是刚刚能进入二本。

父母没说什么,只是有些失望,家里那些亲戚也不理解怎么就考的这么差呢?我自己甚至也有些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的愧疚感,还记得那时舅舅还特地跑到我家和我吃饭喝酒,劝我复读,我死活不愿复读,最后也不了了之,奔着一个二本学校就去了。

到了大学,心就野了,学习的事不再上心,好像到了大学普遍女生比男生在学习方面认真刻苦很多,男生多在吃喝玩乐,我还好,做了大学四年班长,为人处世方面也算得体。

家里亲戚朋友的又开始说了,不用担心,他有能力有头脑,将来铁定混不差,等等类似此类的话语。

我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我知道我自己就具有前面所说的那种负面的心理,比如自卑不自信,做事容易自我怀疑,杞人忧天等等。

对于他们这些话语,我能选择怎么应对呢?我总不能说我不行,我只能端着捏着,承受着他们给我加上来的期望。

然而毕业之后的工作生活并不如意,我依旧还得拿着端着,给家里打电话报喜不报忧,说挺好的,不用担心,慢慢来不急,肯定会越来越好越来越牛的。

实际情况呢,有时真想对天长吼一声,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不再顾及所有人的感受,就自己活自己的。

真的不愿在大城市里为了房子车子所谓理想打拼一辈子,或许三五年便能出头,也或许一辈子都只能混迹在社会中下层。

然而人总有很多不得已,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目前又有新的期待新的牵绊暂时把我拴在这座城里。

我哪有什么雄心壮志,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安稳过着日子。

我本是卧龙岗下散淡之人,奈何穿行车水马龙间。

发现一个现象,越是那种不是大富大贵也非揭不开锅而是和谐美满的家庭,对孩子从小不灌输那么大期待值,而是以朋友相待孩子的父母,他们所培养出来的孩子,大了之后对父母也能以朋友待之,可交心的无拘无束的谈很多东西,他们的快乐悲伤可以一股脑倒给父母听。

越是那种家庭贫困,父母一把辛酸一把泪拉扯出来的孩子,孩子考上了大学,或是混出了头,他们是做不到以朋友待父母的,他们抱有的情感多是感恩愧疚心疼这类的情绪,看着一把年纪的父母,想着拉扯自己的艰辛,心里流着泪,却难做到和父母无拘无束的沟通交流,只想把最好的东西回馈给父母,而不敢把心里的酸楚不如意说给他们听。

为何父母明明是自己最亲最近的人,却只能报喜不报忧,怀着心疼愧疚的心理做不到真正的沟通,让他们成了最远的人?

子女有责任,父母也应深思。

自由

水不可倒的太少,亦不可过满,八分满即好。

饭不可吃的太少,亦不可过饱,八分饱即好。

望为人父母,对孩子的管教期望,也是如此,拿捏好分寸,不可太松,也不要太紧,八分便好。

望为人妻为人夫,对自己另一半也莫要要求期许太高,八分便好,给自己给对方留有些许空间余地。

为人处事,亦是如此,用八分满的态度,成就九分的人生,留下一分,是自在,是遗憾,是老时可留作叹息回忆的东西。

最后,希望每个人都不必承受那么多的期待,过的潇洒自在点,活的自由点。

胸怀

前几日和朋友正好探讨这个问题,突然有种开悟的感觉,他的两句话点醒了我:「不期待就不会失望,更多的是自我期待成为自我幻想,真正入心的期待,更能成为动力,而父母的期待也不是什么所谓成才,应该是让你有选择是否吃过期方便面的自主权。」

自己先前考虑的过于片面,文中所说,关于一直承受着的过多期待,而给自己心理性格造成的潜移默化的压力和影响,从而想摆脱这种状态,多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而非全面思考。

首先,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种思想应该是全天下每个父母都存在的,将来我们为人父母之后也铁定或多或少有此想法。现在生活好了,以后我们教育孩子,可能在乎更多的是孩子是否健康快乐成长,在乎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富裕而非物质上的富足,因为我们已经不是生活在以前那种缺衣少粮的年代。而我们的父辈,几十年前他们所生活的年代其实大多数人只是为了吃饱穿暖而忙活,而非有更高的精神层面的追求,所以在他们有了孩子之后,或许他们从未想过孩子是自己希望的延续,只是单纯的希望自己的子女千万不要生活的像自己那个年代那么苦,他们当时所看到的唯一出路便是上学,走出去,考上大学,不愁吃穿,幸福安稳,这大体就是他们那时所能给孩子想到的未来,哪个父母不是为了孩子着想呢?只是他们在以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认知范围来规划着孩子的未来,为人父母,他们的想法和做法无关对错,只有对孩子爱的深沉。

时代在进步,大学生越来越多,这个年代,大学毕了业也不代表着衣食无忧,有的老一辈人还在固步自封,以旧思维要求着子女,有些则跟着时代在进步。

就像我的母亲,在我大学之前,她确实是很关注我的学习,几乎把心血都耗费在我身上,只希望我的未来不要像他们当年那般苦,所以我一直都觉压力很大,进了大学之后,我能明显感觉到她的变化,她所给我传递的话语和思想逐渐也演变成「做人要乐观,凡事不要计较,不求大富大贵只要健康快乐就足够了」此类关于人生乐观态度的思想,父母思想在进步,他们现在更多是希望我能健康快乐的生活,而我却有些固步自封了,是自己此前多年来累积的心理压力依旧难以消化罢了,所以,现在来说,很多问题在于自己。

第二,被期待这种事情是一种压力,也是动力,在于个人的把控,可能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心里的鬼在作祟,我们潜意识里把这种期待给放大了无数倍,实际是自己把自己压的喘不过气。

所以心态很重要,自己要学会调节,把这些期待当成自己前进的动力,而非压力。

人活一世非草木,岂能无情无牵绊,正是有了这些期待和牵绊,我们才能体味到世间百态冷暖酸甜苦辣吧。

余生,安好,岁月,多指教。

海阔凭鱼跃

江苏 | 国际贸易 | 有限公司 | 北京颐禾廷源科技有限公司 | 苏州 | http://4ygou.com | http://maosto.com | 深圳 | http://jxqwjz.com | 商标转让